unlogical


by scoobfaye

7月4日, <夢在現實中>

那天,帶着不剩餘多少的精神回家去。給姐姐家增添多少貨糧便回家去了…

差不多到達家的時候,爸爸的一通電話,吩咐我到巿場買菜做晚飯。因為他那時才剛從球場離開,趕不來。那時我在想:為何要我買呀?買菜此等的事對於我來說比做飯更艱難千萬倍!現實是我還是要去買菜呢!還是想想買些甚麼吧!

人已經沒多少精神,被騙了也沒有多少大反應…還是趕快回家去燒飯吧!還不剩餘多小路程便回到家,爸爸又來電了!他想吩咐我多買一點菜回家,但我以天氣太熱為理由,拒絶了…他那時才說家裡有客人,晚飯份量預多些也不怕,但我真的不能再在街上走了!太熱了!而且我買的份量都不是太少…足夠的呀!那就行喇吧!早不說有客人,那我就會多買的呀!有客人…都不知道是甚麼的豬朋狗友!又帶朋友回家,你問我了沒呀!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,都是喜歡帶陌生人回家去!我不想見人呀!那是我家,到家還要見陌生人…討厭!如果是娟姨就好了!我也很長時間沒給她電話,真的很掛念她呀!

當疲累的時候,無論距離多近都是很遠…哎呀!何時才到家裡呀!

終於都回到家喇!一開大門已經看見一雙鞋子放在這裡,是一雙女裝鞋,又一個新女朋友?!爸爸,不要吧!你已經讓三個女人很傷心了!不要再多加一個好嗎?那時,我在想,如果這雙鞋子是娟姨的就好了…

放下手上的東西,脫下我的鞋子,洗手間有客人在洗澡,如果裡面的是娟姨就太好喇!但是世事往往都不會如願的,快做飯吧!時間都不早啦!

在廚房忙着,忙着,那客人都快出來喇!如果出來的是娟姨就太好喇!天呀!可以給我一個娟姨在裡面可以嗎?哎呀!不要分心做飯了,飯已經不懂做,還想這麼多鬼想法幹嗎!

當我埋頭於這晚飯的時候,我的背後出現一把很粗糙的聲音,但這粗糙聲音又很熟悉,這把聲音說:嗨!阿飛…我頓時腦海一片空白,為何這客人會知道我的名字?還要是這個那麼親切的稱號呢!我立刻回頭看!一個很親切又夢魅以求的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,簡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呀!真的是她嗎?真的是以前好好的照顧着我,到她要離開我的時候還在擔心我那個娟姨嗎?真的嗎?

那時候,我才知道久別重的感覺是多麼的振憾!血液都走到眼睛和腦袋用來識別我面前的面孔,喉緊張的乾了,用盡身體的毎一分氣力,才擠出一個聲音說:娟…娟姨?呀!真是你嗎?好久沒見了!真的好久沒見了!我很掛念你呀!我真的很掛念你呀!不知道說了多少句很久沒見、很掛念你呀!我才把專注力放回做晚飯上。

這一晚,我真的非常開心呀!我跟娟姨和爸爸吃過晚飯,我們就像以前一起生活一樣,他們看電視,我在電腦前忙着,或者是我們一起看電視,就是這樣,到十時多,娟姨就離開了。

我感覺到爸爸捨不得娟姨的,我也是,但是作為朋友,我認為娟姨不要跟爸爸關係太密切比較好,保持着普通朋友的交往…始終有很多東西是很複雜的…

總而言之,我真係很高興可以再跟娟姨在我家吃便飯,雖然我不知道這關係會維持多久,或者這機會否再出現,但是可以有這機會真的很好呀!娟姨也沒怎麼改變,仍然都是那麼喜歡打理家務,幸好我阻止她,否則她就會幫我家大翻新呢!她的笑容還是那麼可愛,娟姨,我真的很掛念你呀!
[PR]
by scoobfaye | 2007-07-05 02:49